范文中國網后臺-模板-公共模板變量-頭部模板-自定義右側文字

首頁 > 勵志 / 正文

6歐洲難民資料敘利亞

2017-04-26 10:13:50 勵志 0 評論

歐洲難民問題

恐襲背后的移民問題:歐洲已經不是那個歐洲巴黎恐怖襲擊持續發酵,真相不斷浮出水面,對于事件的反思也在蔓延。據法國媒體報道,警方已認定有本國公民參與恐襲。在呼吁反恐的同時,許多人開始關注法國,乃至整個歐洲日漸復雜的人口構成。

人們發現,這里已經不再是原本印象中相對單一的民族國家,二戰后,大規模移民所帶來的族裔多元化正在深刻地影響著這些國家。本報對話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研究員、社會文化研究室主任田德文,探究恐襲背后暗藏的移民問題。

“在法國的赤貧階層中大多數都是移民后代”

北京晚報:在法國,來自中東北非的移民所占比例相當龐大,他們從何而來?為什么會有這么多?

田德文:移民大規模進入法國發生在二戰后,當時法國重建經濟,需要大量勞動力,就從摩洛哥和阿爾及利亞引進了許多外籍青壯年勞工。按照法國政府最初的想法,這些人在法國工作完了以后應該是會回去的,而這兩個地方又是法國的海外領地或者“被保護國”,關系比較密切,即使不回去,感覺問題也不大,也就沒有太重視。

后來,這些勞工以移民身份留了下來,但因為太窮,不少人連語言都不過關,根本無法融入當地社會,所以只能回家娶妻,結婚以后,很多外籍勞工把家人也帶到了法國。法國試圖采取措施限制移民家屬流入,比如家人帶過來,必須過一定年限才能入籍。但其實并不管用,無論入籍與否,這些人都認為在法國待著總比北非要好,于是越來越多。

與法國本土家庭相比,這些移民家庭的生育率明顯高出許多,再加上不斷有移民通過家庭團聚的方式將父母兄弟也帶過來,這就使得法國的移民人口日益膨脹。北京晚報:這些移民群體在社會融入上是否存在困難?主要有哪些表現?

田德文:根據我在法國的個人經驗,這些移民其實不是一個統一群體,里面有復雜的分層,中層以上基本被法國社會接納了,尤其是受過教育,職業、收入良好的,在融入方面問題不大,真正存在融入問題的主要是下層或中下層群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普遍貧困化,在法國的赤貧階層中,大多數都是移民后代。二是受教育程度普遍較低,這也就意味著未來機會較少。三是高失業,就業市場競爭殘酷,只要經濟一波動,底層的人肯定最倒霉。四是社會生活相對封閉,與當地社會彼此隔離。在巴黎,一些移民社區有他們自己的商店、咖啡館和餐館,法國本土的人很少會去,在那里居住的人也不去別處,大家各過各的。

“滿街都是北非中東移民外來人員像一粒沙子藏在沙漠里”

北京晚報:聚居的移民給法國社會帶來哪些影響?

田德文:在移民聚居區,很多家庭的母親連法語都不會說,也不太重視孩子的教育,一些十七八歲的孩子整天湊在一起,在街上游蕩,靠啃老和社會救助金生活,處在邊緣化狀態,犯罪率很高。這對法國來說是最可怕的事,因為在他們本土逐漸形成了恐怖主義的土壤,各種形式的恐怖襲擊風險急劇增加。比如,被洗腦的極端分子可能發動“孤狼式”的襲擊,也有可能組織起來,出現今年一月的《查理周刊》事件,還有可能像這次一樣內外勾連,發動較大規模的恐怖襲擊事件。

當然,并不是說外來移民最后都會加入恐怖組織,那些畢竟只是極少數人。這些人本身也是恐怖主義的受害者,甚至是最大的受害群體。但是,從某種程度上說,移民群體大量存在客觀上也的確提高了法國遭遇恐怖襲擊的風險。例如,如果是在中國內地,來自中東等地的人一

上街都能看出來,但在法國,滿大街都是北非中東移民,外來人員像一粒沙子藏在沙漠里,幾乎不可能被發現。

北京晚報:法國政府對這些移民持怎樣的態度?采取了哪些應對措施?

田德文:法國政府在移民問題上一直很糾結,一方面,顯然并不想讓這些人留在這里,但另一方面,又離不開這些人,因為他們把法國相對低端的工作幾乎全盤攬下,比如清潔工、保姆等。

現階段,法國對于這些防不勝防的恐怖襲擊隱患所采取的辦法是確定重點嫌疑人,比如發表過極端言論的,對其重點監控。但這是很難的,尤其是在法國這樣一個標榜自由的國家,在嫌疑人實施犯罪之前不可能采取什么措施。這樣一來,監控成本變得非常高,要想盯住五千人,沒有三四萬人都不行。

不得不說,法國對這一群體的政策也確實有問題,比較典型的就是“頭巾法案”,禁止女性在公共場所戴頭巾遮掩面部,讓法國政府失去了跟少數族裔群體和諧相處的可能性。

“德國規定移民不能聚居一棟樓的居民移民不能超過一半”

北京晚報:在英國和德國,同樣存在不少外來移民,與法國相比,分別有哪些特點?

田德文:這三個國家雖然都表現為移民人口增加,但來源并不相同。英國的移民主要來自印巴地區,德國的移民則主要來自土耳其。與中東地區相比,印巴的移民總體來說相對溫和,像圣戰這種極端的主張在他們那里沒有多少市場。而土耳其是伊斯蘭世界里最世俗化的國家,跟其他文化的兼容性比較強。因此,與法國相比,這兩個國家發生恐怖襲擊的可能性相對較小。

北京晚報:在移民政策方面,英國和德國有什么措施值得借鑒?

田德文:在移民的居住方面,英國跟法國比較類似,也相對隔離,像在倫敦的印巴人社區,出了門幾乎感覺是到了新德里,但這也不是不行,形成重點社區以后,政府可以提供政策供給,比如加強巡邏,開展公益等。

相比之下,德國政府在移民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在移民政策上也比較謹慎。例如規定移民不能聚居,當一棟樓的居民中有一半是外來移民時,就不能再租或賣給他們,否則就是違法的。這種做法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但治標也還算有效。有時候雖然只差幾個街區,但移民密度降低對防止隔離狀態出現還是有好處的。

另外,德國在移民融入方面做的工作也比較多,對移民提供免費的語言學習班,通過語言證書考試和德國文化歷史考試之后,還能給入籍加分,這就可以吸引很多人走出家門去學習。

“當前的難民危機勢必要增加歐洲國家遭受恐怖襲擊的風險”

北京晚報:在移民人口膨脹同時,許多歐洲國家近期還面臨難民潮的涌入,怎樣看待這一現象?

田德文:這次國際難民危機是一次政治事件,之所以形成這么大規模的難民潮,因為歐盟國家在這個問題上不統一。

瑞典從2013年開始就宣布接納敘利亞難民,德國一直沒有明確表態,但態度上傾向于接納。多數難民沒有條件坐飛機過去,就不得不從其他國家過境。在沒有經過政策協調的情況下,其他國家起初明確表態不允許,然而,考慮到難民本身并不是要去這些國家,如果采取很過分的措施,不讓移民入境,也說不過去。于是,索性放開,結果就出現了難民潮。

這以后,德國和瑞典又開始往回縮,主張歐盟成員國應當設立配額進行攤派,但別的國家不同意,尤其是中東歐國家堅決不要,結果歐盟內部掐成一鍋粥。

這種情況下,發生了巴黎恐襲事件,肯定會對歐洲解決難民問題產生很大沖擊。然而,恐襲過后,難民潮仍然一波一波往歐洲涌。對歐洲國家來說,難民危機真的已經到了進退維谷的時候。

他們原本試圖援助土耳其、約旦,改善難民生存條件,可惜收效甚微,因為難民壓根兒不想待在那兒。這些難民本來就是從土耳其、利比亞等北非其他國家走過去的,其實已經到了安全地方,他們只不過想進一步去歐洲。嚴格說起來,這些人已經不是難民,而是移民。

北京晚報:難民潮會給歐洲國家的安全局勢帶來哪些變化?

田德文:從長遠來說,難民的涌入肯定會增加歐洲多元化的程度,而且短期內,難民的無序涌入確實帶來很多安全隱患。以這次巴黎恐怖襲擊為例,盡管目前還沒有證據說這些人是以難民身份入境的,但有消息稱,襲擊者中有從希臘入境的,至于是不是希臘那邊沒有控制好,讓恐怖分子把武器帶進來了現在還不知道。不管怎么說,當前的難民危機,勢必要增加歐洲國家遭受恐怖襲擊的風險。

從本質上來講,歐洲的內部安全格局并未因為此次難民潮變得更為復雜,對待反恐,只要政府有決心,人民足夠配合,其實是可以有所作為的。解決移民問題是一項長期系統工程,而加強反恐則是短期能見成效的。顯然,在這兩個方面,法國都有很多事要做。

摘自北京晚報2015-11-17

難民,在德國得到“AllInkluisve”的特殊客人近幾年來,出于眾所周知的原因,難民潮水般地涌向歐洲,涌進德國。2014年截至11月底,據聯邦移民難民局(Bamf)統計,共有181,453人在德國申請避難,達到了自1995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另有數據顯示,難民營受襲案件也隨之激增,平均每周會有一起發生。最近的一次,發生在德國南部紐倫堡附近的沃爾拉(Vorra):三處難民營被縱火,外墻壁被涂抹上了紅色納粹萬字符,還有“沃爾拉不要難民”等標語口號。與此同時,在東部的德累斯頓,想必您也有所關注,一場“保護我們文化”的“Pegida”運動崛然風起,其訴求之一便是嚴格難民政策。在德國,難民問題其實由來已久,他們真正需要政治庇護嗎?還是沖著好日子而來的經濟難民?不少德國人,包括生活在德國的外國公民在問。作者小語,以國際援助組織一名員工的身份,細數她在難民營內部一些鮮為人知的感觸與見聞。

難民的生活被全包

在德國或者其他國家,任何一個賓館,哪怕非常便宜的青年旅館,甚至一些家庭出租的沙發床,你在那里過夜,起碼要付20歐元以上的床位費,你去哪個食堂吃飯,就是大學或者青年旅館的食堂,可能價格比街上的餐館便宜些,但你也得付錢。

而一些中東、東歐、非洲、亞洲的外國人來到德國,無論真來自戰亂國,還是來自比較和平的國家,他們從未上繳過一分錢的稅,付過一天的醫療保險費,甚至有可能自身揣著好些錢,卻以一無所有生命受到威脅為由,想方設法去申請難民,給自己爭取一個聽起來顛沛流離艱難困苦的稱號,被送到我們那個特別的賓館“難民營”,中轉居住一周到一個月,享受“AllInklusive”(全包)的待遇,而且還可額外得到呆一天有一天的零花錢。成了一群不請自來,不勞而獲,并享受全方位被服務的特殊“客人”。

我工作的難民營是兩幢賓館似的大樓,幾乎每天有50-100多的申請者,由旅行大巴從外地送來。安排他們住下前,先發他們每人一套剛洗干凈烘干的床上用品(甚至被褥全部洗過,外面賓館一般也只換洗被套呢),和一包我們事先從超市買來,一箱箱搬到大樓,再一包包裝好的含125毫升牙膏,新牙刷,400毫升洗發液,大塊肥皂,及杯子,不銹鋼刀叉勺,廁紙等日用品,(其實他們多數人有備而來,帶著大旅行箱,不是從戰爭中倉促出逃),就

是幾個月大的嬰兒也同樣有一包,而6歲以下的嬰兒,還有各個年齡段,尺寸不等的紙尿片、濕巾、牙刷、牙膏、洗頭液、棉簽、奶瓶、奶嘴、奶粉、米糊、瓶裝菜泥可領取,瓶裝菜泥還幾乎都是Bio有機昂貴的那種。娘家或親戚都不會給你準備的如此之周全吧?

房間床位有2到8張不等,并有暖氣,淋浴間,少量房間只有洗手池,但在走廊有公共廁所和淋浴間,類似青年旅館。我們會盡力把來自一個國家的或者相近國家的申請者安排在一個房間里。一家8口或者5口的,基本能住在一個屋子而不被拆散。但常有素質差的人自己更換房間,到自己老鄉或者熟悉的人那里住而不通知我們總臺,以致電腦里顯示的空床位、人數、國籍,甚至性別與實際不符,給我們的工作帶來很多麻煩。

工作人員是保姆

大樓食堂的幾個工作人員每天辛苦地為600名左右的難民申請者忙碌三餐,免費提供冷熱食物、面包、蛋、奶、奶酪、雞肉或者牛肉做的香腸(考慮多數難民申請者來自穆斯林國家)是每天都有的主食,外加時而雞腿,時而蒸魚,時而肉末,時而德國餃子,熱肉腸等等一周7天不重樣的熱食,還有兩個番茄,或黃瓜,或蔬菜沙拉,或玉米粒等等素食。甚至還有Landliebe等名牌酸奶和布丁這樣的甜食。我們總臺還備有日用品甚至衛生巾和避孕套讓他們免費領取,此外各種棋牌,拼圖,游戲,大大小小的球類供他們來借用。

雖然我的主要工作地在總臺,但因人手少,(援助機構自己盡量節儉各種費用,連我們辦公室都只有內部電話和一個只能接不能打出去的手機),我也常去食堂幫忙,兩個多小時站著給數百人的飯卡掃描或者發面包,香腸,酸奶,夾雞腿到他們的不銹鋼快餐盤里,肯定手酸腳痛??粗吵橙氯碌貋沓?,吃完了又在窗外草地上或踢球,或蕩秋千,或邊聽耳機邊聊天,享受秋高氣爽的難民們,再看看我跟食堂里工作人員(四五個工作人員里有兩三個都是白發老者),還有來做義工的退休老太,卻給多數二、三十歲,身強力壯不付一分錢的外國“難民”緊張忙碌地服務,有時候真的迷惑了,到底誰比誰難呀?!

從某種程度而言,我們簡直就是他們的全方位保姆,早晚給西非國家來的人測量體溫,作記錄,哪個睡不著覺,喉嚨痛,便給他們發藥,白天還有兩位女醫生全天服務。很多非洲婦女,已有一、兩個小孩,丈夫不知在哪里,又挺著大肚子來了。人一到,醫生就為他們全面身體檢查,生產前會提前聯系好醫院,并叫出租車送到醫院,生完孩子后又叫出租車接回。他們沒交過一分錢的醫療保險,卻比我們每月交幾百歐元醫療保險費的人還享受100%的免費。我們藥店取藥時,起碼每樣得付5歐元??!

最近有個小孩被確診為麻疹,當地衛生局派醫生來給大樓幾百人包括我們工作人員注射疫苗。在德國,即使有醫保的人去家庭醫生那里接種麻疹,還需要自費69歐元呢。試想,就因為一個小孩的麻疹,政府要多掏多少歐元的疫苗費,保括醫生的工作費用?

他們需要衣服、鞋子、箱子,我們組織人員把民間捐贈的新、舊衣物,分男女尺寸大小像商店一樣在架子上放好,讓他們來挑選。就是這樣,會常常遭遇他們的不滿。一個非洲男子來到總臺把兩件衣服甩在我們的桌上,抱怨到:這樣的衣服,我們在非洲也能免費得到。他們品味很高,希望得到阿迪達斯,耐克等名牌。我看他們掏出的智能手機和錢包,常常比我們工作人員的都高級,名牌。

德國的沉重負擔

工作的辛苦和周全是我們應該做的,但天天看到的驚人浪費卻讓我痛心得難以接受。平時在家里或者在餐館花錢消費我們自己都很節儉,不少歐洲人盆子里一點剩下的湯汁都會用面包刮干凈吃掉,而這里常常見到一只不銹鋼盤里有四、五片奶酪,(大家知道奶酪不是很便宜的吃貨),或者幾片面包,雞蛋,咬都沒咬一口被扔掉了。在室外攝氏25度的暖秋天氣,我有幾次帶新來的難民進入房間時,感覺里邊熱得像桑拿房,一看暖氣片被調在第5檔,大玻璃窗卻開著,原來他們用暖氣烘干衣物!

無論孩子還是大人,只要呆一天在難民營,就得到一天的零花錢,有一阿爾巴尼亞或者

科索沃來的九口之家,每月零花錢的總和超過了一千歐元。在連衛生巾都免費的難民營里住,這千余歐元可是純利潤??!他們拿著錢出去買煙酒,智能手機上上網,美容美發等等享受睡覺和消遣,而許多早出晚歸的德國上班族每月扣掉稅收,各種保險費、房租、汽油費、水暖電費等等,有多余幾百上千的很少。不能理解的是,很多國家已經被列入不被承認的難民國家,但德國照例對這些人寬宏大量,留住留吃,給他們去政府那里申請,被拒絕了還繼續發給他們零花錢……一位同事說,每一個月,花費在每一個難民申請者身上的錢平均在2000歐元以上。

但德國人做了好人卻不落好,一個阿爾巴尼亞男子跟我抱怨說:發給我的錢還不夠我抽煙的呢!我心說:是不是還得發給你吸毒的錢???你不勞而獲還嫌少,吸煙是必須的嗎?常常有黑人來我們總臺大吵大鬧,問我們要他呆在德國其他地方時應得的錢。

但德國政府繼續真心實意,不斷增加撥款,以國際人道主義的精神救助這些不請自來八輩子都沒有血緣關系的“客人”。這樣的寬宏大量,對生命真正受到威脅的逃亡者是應該和必須的。(從我工作那個難民營某一天的數據來看,敘利亞來的只占16%而已,其他多是非戰亂國家)。但對很多在意大利,西班牙等國混了已經10年左右,又轉來德國混救助,混居留的亞、非、東歐國家的難民申請者,再如此慷慨給予甚令我之不解,這豈不是在鼓勵人們說謊“非法”滯留嗎?豈不是在助長走私人口的“蛇頭”嗎?豈不是在挫傷所有如我一般,納稅交保險之后所剩無幾的辛苦工薪族嗎?

如果這樣的人道主義一直發揚光大被很多人利用下去,委實擔心德國這個漂亮結實的大蘋果,有朝一日會被蛀空了。

摘自知乎

賈烈英:歐洲難民潮帶來的思考

難民潮呼喚全球治理

當前,難民潮主要沖擊的是歐盟的大門,卻需要世界的通力合作來解決。隨著交通手段、信息技術的助力,跨境問題日益突出。除了國家間的雙邊合作外,區域合作、全球合作都是必不可少的。

要想徹底解決難民潮,必須重新對世界秩序進行深刻反思。歐盟2011年以來的對阿戰略出現了大的偏差,偏離了原先宣稱的歐洲睦鄰政策和地中海聯盟戰略。洶涌的難民潮已經證明了武力輸出民主、民主和平論、大中東民主化的失敗。當前沖擊歐盟的難民有80%來自敘利亞,敘利亞安定了,難民的人數就會大大減少。在敘利亞問題上,中俄一直力主政治解決,在聯合國多次行使否決權,防止了保護的責任的濫用和新干涉主義的沖動。歐美目前不能再以巴沙爾下臺為前提解決敘利亞問題,敘利亞的道路應該由敘利亞人民自己選擇。

進一步完善歐盟內部的難民治理機制。世人對歐盟在本次難民潮當中的做法評價不一,歐盟的難民工作還有很多提升的空間。例如:制定歐盟統一的對待難民標準;以難民基金為杠桿獎懲接納、有限接納或拒絕安置難民的成員國,讓成員國感到安置難民有利可圖,而非完全是負擔;歐盟國家間協調依然存在較大問題,各國未能公平分配接受難民的任務;在南歐國家或更廣成員國范圍內號召挖掘可利用的地域資源;加強難民救助體系的國際合作,或加強難民海上救助,或在中東地區建立更多難民救助中心。

發揮以聯合國體系為代表的國際社會作用。半個世紀以來,聯合國為解決世界難民問題作出了巨大貢獻,因為其杰出的工作,1954年和1981年諾貝爾委員會兩次把和平獎授予了聯合國難民署。但是,現在以聯合國為代表的全球治理體系仍然非常脆弱,以至于出現了反恐越反越恐、國家合作越來越趨流散、全球問題得不到有效治理等問題。其實,冷戰后的世

界出現了許多全球性問題,這些問題跨越國界、超越國別,對整個人類形成威脅,許多非傳統威脅都屬于這一范疇,任何單一國家都無力獨自解決這些威脅。這種態勢原本可以形成更加有效的合作平臺,但事實上解決全球問題的合作平臺并沒有形成。未來應該更加重視發揮以聯合國為代表的國際社會作用。

把握好主權與人權關系

歐盟是國際關系中的主體,難民也是國際關系中的主體,它們之間依賴于對世界政治本質的看法。有人認為世界政治本質上是權力政治,有人認為本質上是權利政治,實際上二者的結合才是它的全部,歐盟對阿拉伯世界戰略的基礎依然是主權和人權的關系問題。

歐盟是歐洲區域主權國家合作的實驗。其設計是通過低級政治走向高級政治的路徑,減弱單個國家的主權,建立超國家機構,擴大和加深國家間合作,從而為改善歐盟區域內的和平、發展和人權作出貢獻。但是它的組成單位是國家,而不是個人,所以歐盟的權力與成員國的權力、歐盟的權利與歐盟公民的權利有一種張力。

同理,歐盟成員國的主權與中東國家的主權有張力,也就是有權力沖突,當歐盟國家依仗自己的權力,摧毀中東國家的主權邊界時,難民問題產生了,而當前的歐盟不足以給這些難民提供權利保護,無論是理念上的,還是實踐上的,但中東的難民不能忍受在本國失去權利的生活,而對歐盟國家將給與的權利產生了幻想,這便產生了一幕幕的悲劇,難酬蹈海,在所不惜。

由2015年的難民潮可以看出,歐盟一體化的步子不可能太快,國際法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權利本位雖然是世界政治的發展趨勢,但是權力支撐是必不可少的,而在可預見的未來,權力基礎的提供者依然是主權國家,區域制度也好,全球制度也好,都不能忘記權利與權力是不可分離的,人權最有力的保護者是公民所屬的主權國家,輕易以武力干涉一個主權國家的內政,必須準備承受相應的代價。

摘自環球網

敘利亞國情

宗教

當今的敘利亞,伊斯蘭教信徒約占總人口的90%,基督教人口只占10%左右。穆斯林人群中,遜尼派占總人口的約74%,什葉派的各支派占接近13%,德魯茲人占3%。什葉派中又分為阿拉維派、十二伊瑪目派和伊斯瑪儀派等,其中,人口占絕對優勢的是阿拉維派。

敘利亞是全世界阿拉維派穆斯林最為集中的國家,占敘利亞總人口的12%。敘利亞老少阿薩德時期的民族宗教政策,和許多中東地區其他國家相比是比較寬容開明的。因為阿薩德家族本身屬于占人口少數的阿拉維派,其統治不得不考慮到對包括自己在內的少數宗教族裔的保護——因為他們都需要和占人口七成多的遜尼派穆斯林共存。

氣候和穿著

敘利亞屬地中海氣候,冬季下雨,夏季干旱,春秋為兩個短短的過渡季。敘利亞11月至次年4月天氣較涼爽,是前往旅游的最佳時間。夏季時氣溫較高,應注意預防中暑。夏季時應穿著輕便的棉質衣服,由于宗教信仰,不宜穿著過于暴露。

語言

官方語言為阿拉伯語、庫爾德語、亞美尼亞語、阿拉姆語索卡西亞語;少數人理解法語和英語。

貨幣

敘利亞官方貨幣為敘利亞鎊(簡稱敘鎊)。在敘利亞境內,可以使用美元,但是商品的價格比較貴。

禁忌

敘利亞社會中的禁忌分為兩大類,一是宗教方面的;二是一般生活方面的。穆斯林禁食豬肉,不吃自己死亡的動物或血液。不吃在沒有念過“以大慈大悲的真主的名義”之句便宰殺的動物;不吃奇形怪狀的無鱗水產動物或不反芻的陸產動物。同時虔誠的伊斯蘭人還禁酒。另一類是長期的生活習慣所致。如在喝湯或其他熱飲時,不許發出任何聲響。食物入口不許復出。吃飯時,需用右手抓食,不能用左手。

分頁:12 3

Tags:敘利亞難民  敘利亞和阿富汗難民  敘利亞難民潮原因  敘利亞難民的原因  敘利亞難民危機  敘利亞難民問題  敘利亞難民問題由來  敘利亞難民現狀  敘利亞難民原因  敘利亞戰 

猜你喜歡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欄目/內容頁底部
云南十一选五彩票开奖